【头家开讲】网袜国王杜绝外遇琨蒂丝工业董事长魏平仪

【头家开讲】网袜国王杜绝外遇琨蒂丝工业董事长魏平仪

释放性感讯号的开裆网袜,兼具放蕩与高雅的吊带袜,从下半身延伸至胸口,火力全开的连身内衣⋯琨蒂丝样品室里的各式丝袜,与墙上一本正经的前总统蒋经国参访合照,瀰漫一种莫名的违和氛围。

魏平仪的父亲魏和衷接待前总统蒋经国参访。(琨蒂丝提供)

 

产袜种类 世界之冠

琨蒂丝工业董事长魏平仪,西装笔挺朝我们走来,他一脸自豪地说:「不只日本AV女优,全世界成人照片、影片,很多穿着性感连身内衣,几乎100%都是使用琨蒂丝的商品。」

琨蒂丝不仅在台湾丝袜品牌市占第一,身兼陆友纤维工业总经理的魏平仪说:「我们应该是全亚洲目前做网袜最大的工厂,也是全世界生产袜子种类最多的工厂。」他细数曾经合作过的知名品牌:CHANEL、VICTORIA'S SECRET、美国情趣内衣品牌HUSTLER及英国情趣用品商Lovehoney。

自1983年陆续添购的千万元等级网袜机台,使琨蒂丝产品线大开。

採访当天高温超过摄氏30度,受访7个小时里,魏平仪都坚持穿着西装外套,要维持「基本礼貌」,即使坐进没冷气吹的肉圆小吃店也不脱外套。拍照时,我们以「照片要有变化、脱外套比较亲切」理由好说歹说,他才短暂卸下企业老闆的拘谨形象。

根据台湾区织袜工业同业公会网页介绍,彰化社头乡的魏平仪家族是台湾裤袜工业的鼻祖。他的祖父魏国瑝,从百货行零售跨足纺织业,8子2女里,有7个儿子从事织袜业,其中魏平仪的父亲魏和衷接下鬆紧带事业。

魏平仪的祖父魏国瑝1947年成立美香织造工厂,生产鬆紧带。(琨蒂丝提供)丝袜生产线。(琨蒂丝提供)

1966年魏和衷创立陆友纤维,生产製袜原料假撚丝,后与魏平仪的六叔魏和靖合开佩登斯工业,转做单价更高的丝袜,推出「佩登斯」与「女王」品牌。1971年魏和衷再成立琨蒂丝工业,由妻子魏陈春惠担任董事长,后与魏和靖拆伙,独拥「女王」与「琨蒂丝」(QueenTex)品牌,琨蒂丝象徵纺织品女王,採用更细緻的纱线做丝袜。1983年,魏和衷更斥资千万元引进网袜机台,突破机器限制,不只做网状裤袜,还能做无缝内衣、性感内衣等。

丝袜世家

 

管理差异 父子冲突

早期丝袜、网袜在裤裆处都有车缝线,不好看、不舒服,1990年代,魏和衷研发出全台第一双一体成型的连身网袜,销量大增,也使他成为魏家第一位出任台湾织袜公会理事长。

魏和衷育有2女3子,魏平仪身为长子,必定要继承家业,从小学就被父亲送到台中市读书,考上政大法律系。怎幺没选商科?他打趣地说:「这要申请国家赔偿!」原来当初他心里想着「财经科系」,选填志愿失误,放榜后意外收到一本法律系简介,才知自己考上的是「政治大学法律系财经法组」。

1947年魏国瑝与美香织造员工合照。

1989年魏平仪25岁退伍后,父亲让他进入琨蒂丝、陆友担任总经理,也是父子直接冲突的开始。

胼手胝足打天下的父亲认为,老闆应该事必躬亲,与每位客户面对面建立交情。但魏平仪认为,总经理不该站在第一线面对客户,这是业务的职责,因为每次客户遇到他这位总经理,只有2个要求,第一是降价,第二是赊帐。「庆功、设宴款待时我该出面,可是生意不该由我跟客户谈。」

在工厂管理上,父亲也要求他掌握所有细节,包括每台机器的生产效率、故障原因、修缮方式。而魏平仪认为,这些心思不是老闆该操烦的事。

 

专业分工 手足共治

魏平仪不想走父亲独揽大权、鉅细靡遗的管理模式,也不希望家族事业落入多头马车的窘境。于是他要求专业分工,厂务生产全权交付大弟魏平颖,美国销售业务交由大姊魏君慈,外销业务交给二姊魏懿慈,内销业务则由小弟魏平政负责。至于法律专长的魏平仪,主要负责公司重大决策,与政府、媒体的公共关係,解决环保、劳工议题等。

魏平仪(左)、魏平颖(右)坐镇社头生产基地,兄弟合力服务全球客户。

5姊弟互为职务代理人,各区决策由各人负责,父亲在世时是最高领导人,二代意见相左时仍以父亲为尊。1998年因母亲魏陈春惠选上社头乡乡长,由魏平仪接下琨蒂丝董事长,并兼任陆友总经理。但遇到大事仍由手足5人共治讨论。大弟魏平颖也说,3兄弟同时身兼陆友、琨蒂丝大股东。

1990年代至2005年贸易配额解除前,琨蒂丝(含陆友)营业额节节攀升,也是全球从大众流行转为小众风潮的过渡期。大量生产时代,公司一年出20种产品;千禧年后,各地流行款都不同,例如豹纹在美国就要大豹纹的狂野感、英国要优雅款,在日本则要小豹纹、颜色选粉色系或驼色。网袜、性感内衣都必须多样少量生产,一年要出到2千种商品。

一双网袜不到300元售价,琨蒂丝向上延伸至整套连身内衣,每套价格近2000元。(琨蒂丝提供)一双网袜不到300元售价,琨蒂丝向上延伸至整套连身内衣,每套价格近2000元。(琨蒂丝提供)

 

结合下游 快速打样

「我们打样能力大概是全世界最强的,你要懂得所有的纤维、所有的机器,你还要有本事在很短时间内为所有客户服务。」负责厂务的琨蒂丝、陆友执行长魏平颖解释,遇过客户要求打样100种,一个月内交出。 

但打样没那幺简单,要配纱、要美感,一位技师快则半天、慢则2週才能打好一个样品。魏平仪得知研发设计能量有限,于是化身接单平台,集结邻近多达50家卫星厂的产能,依照各厂专长分配工作。

对卫星厂而言,越认真打样、设计越美,就会有越多订单。与魏平仪配合近9年的城辉兴业负责人黄启文,同时也是另一家内销品牌的代工厂,他直言:「他们主要做外销,外销比较稳定,每年都有基本的量可以做。」

琨蒂丝男性运动棉袜。(120元/双)琨蒂丝护膝。(360元/片)

对魏平仪而言,分工合作的好处不但可以快速回应国外客户的需求,也能由生产者负担物料耗损,中心工厂可减少库存,节省经营成本及设备费用。

从前父亲主掌一切时,霸气如「生意虎」,不断开发新商品,吸引客户下单,甚至能主导国际流行。随着市场开放竞争,如今公司开发10个样品,客户只会下单1到3个;但若是客户要求打样,10个样品,客户会下单7到8个。

于是魏平仪以不同特质去发挥,以更柔软的身段服务客户。为提高打样效率、成功接单,他希望客户儘量提出需求,「客户只要讲,我们会一直做,做到趋近于他要的东西为止。」

 

製作皮衣 一站购足

比起传统棉袜,丝袜及网袜的设备成本更高、製程技术更複杂,平均单价也更高。每公斤单价,丝袜150元、网袜300元、连身内衣600元、性感连身内衣900元。布料越花俏,利润也越高。「一般做袜业的平均利润是6%,100万元赚6万元,我们是做100万元至少赚30万元。」魏平仪指出,目前网袜、丝袜、性感连身内衣,各占公司营收5成、3成、2成。

「只要客户需要,我也得把皮衣做出来,杜绝客户外遇的机会。」难道公司也做皮衣?没错。因网袜常配皮衣、皮裙、皮马甲,琨蒂丝在1990年代即开始生产PU合成皮衣,服务海外情趣品牌商,提供客户「一站购足」。

为了留住客户,魏平仪更在厂内设立客户专属的「发货仓库」。例如客户在美国,想卖到上海、香港,就由他们代为管理,在指定时间发货到指定地点,为客户节省仓储成本及运费。念法律的魏平仪设想周延,显露生意头脑:「这代表他一定会持续跟我们下单,因为他的货都在我们工厂里。」

琨蒂丝厂内卖场,提供游客参观选购。

 

法令严苛 难攻大陆

只是,在欧美、日本等市场吃香的琨蒂丝,仍有未能攻破的版图。大约十多年前,魏平仪曾找知名内衣在中国的区域代理商,透过其经销体系去卖琨蒂丝的袜子。初期卖得不错,但销量下滑快,「大陆是我看过全世界最难竞争的市场,也是最没有品牌忠诚度的市场。」

卫星厂合作模式,原本也想套用在大陆,解决台湾人力不足。但他发现,大陆法令比台湾严苛,例如排放废水、空汙,在台湾可能被罚款警告,在大陆可是马上勒令停工。「如果在大陆找很多卫星厂合作,可能会导致我们订单交不出来。」大陆经营工厂的不确定因素太多,让他无法放心前往设厂。

可惜父亲念兹在兹的大陆市场,未能在他有生之年攻入,2012年父亲已辞世。公司墙上是父亲接待历任总统的旧照片,彷彿父亲仍在世。

展望未来,琨蒂丝已成功开发奈米硒纤维、从原纱就加入胶原蛋白的高科技纤维,打算应用在医疗、运动领域用品。今年他也将寻求连任织袜公会理事长,继续把父亲留下的招牌擦亮。

「很多人访问我,都说你们是夕阳工业,我说你错了喔,我不是製造业,我是服务业。」魏平仪的语气温和且坚定。顺势而为,借力使力,是他维繫家族招牌的看家本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