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头家开讲】烧掉5万双瑕疵鞋后 他终于站稳日本市场

【头家开讲】烧掉5万双瑕疵鞋后  他终于站稳日本市场2016年底,驰绿在泰国曼谷举行新品发表与经销商大会,邀请来自全球60国的代理商与会。

去年底,在泰国曼谷昭披耶河一艘游河船上,聚集了超过80位来自全球60国的运动鞋品牌代理商,他们都是应「驰绿」邀请,前来採购2017年秋冬的最新鞋款,这也是驰绿去年继台北、上海场后,举办的第3场大型国际经销商大会。

创立驰绿国际的许佳鸣,会议期间不时起身巡视会场,观察各国经销商反应,「模特儿开始走秀时,我感觉大家有点累,但越到后面反应越好,一开完会,很多人就跑来问什幺时候可以卖?这是因为我们有不一样的东西。」

驰绿研发可360度扭转的鞋底,可随脚步移动改变,完全不受拘束,使穿着更贴近人体工学。(售价未定)

许佳鸣说着便将脚上的鞋子脱下,这双驰绿预先为东京奥运设计的「HORIZON」系列,不同于传统鞋厂整块鞋底裁切的製程,他将整片鞋底切割成51小块,再如拼图般拼成一只鞋底,创造出可360度扭转的鞋底,因柔软度高,更贴近人体工学,「我们只把最好的技术留给自己的品牌。」

从上午8点的会议到晚上游河晚宴,许佳鸣晚间11点在饭店接受本刊採访时,看不出他刚刚才在船上与欧美经销商一起疯狂大跳韩国骑马舞,他平静地说:「以一家台湾公司来讲,可以在5、6年内,让全世界来参与我们的会议,其实是非常窝心的。」

身段柔软的许佳鸣(右3)在晚宴上,和各国经销商一起大跳韩国骑马舞。

只是一个台商自创品牌,如何吸引国际买家注意?其实,驰绿背后是许佳鸣父亲许智仁创立的祥弘集团,而许智仁正是红遍全球的美国品牌卡骆驰(Crocs)「布希鞋」的幕后推手。

1981年,许智仁在台中创立祥弘集团,生产EVA(乙烯/醋酸乙烯酯共聚物)複合材料和模具设计、研发,EVA因柔软与稳定度佳,如橡胶般有弹性但重量更轻,被广泛运用于运动鞋及休闲鞋鞋底。

许智仁1993年在广州设厂生产用于鞋底的EVA 複合材料和模具设计。(许佳鸣提供)

考量台湾生产成本逐年增加,许智仁1993年随製鞋产业链外移至中国广州。他独家发明的「立体射出技术」,使原本用于鞋底的EVA材质,输出成一体成形的鞋子,材质防水透气且轻量、除臭,不仅吸引卡洛驰上门,连加拿大国民品牌native的招牌懒人鞋也由祥弘操刀,代工年产量高达6千万双鞋。

在曼谷经销商大会上,不时有欧美採购商前来向许智仁致意,显示他在製鞋业的重量级地位。因鞋底功能性直接影响穿着的稳定度与舒适感,是整个製鞋产业链最困难的一环,许佳鸣说:「我们的核心工艺很複杂,像Nike、ASICS、SKECHERS等,所有品牌遇到困难时,都会想到我们。」

在驰绿泰国全球经销商大会上,来自欧美、日本的採购正在挑选鞋子。

许佳鸣从小就是高材生,高中联考时曾是全台榜眼,后来他在台湾花旗银行总部工作超过10年,「我第一份工作是花旗银行的策略分析员,因为每年的绩效都达标,我每年都升一次官,最后一路做到副总裁。」

但真正触动许佳鸣回家接班,则与歌手周杰伦有关。某日许佳鸣和部门同事到日月潭员工旅游,半夜失眠的他看到电视上正在播周杰伦执导、主演的电影《不能说的.秘密》。

「你知道吗?周杰伦刚出道时没有名气,那时我也刚毕业,他的经纪公司跟我在同一栋大楼,10年后,我虽然在花旗做得不错,但周杰伦完全依照自己的梦想,做自己想做的音乐、拍自己想拍的电影。」

「我一看,哇!周杰伦这个人真够屌,他追求自己的梦想。」许佳鸣笑着说:「过去10年,我帮公司每年赚倍数成长的钱,当然我可以继续留下来,再拚10年成为真正的银行家,可是我发现自己好像没有拥有什幺,那时我就计画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、创造自己想做的品牌。」

原来,许佳鸣高中时立志要要当音乐家,一度和父亲掀起家庭革命。他回忆,高中时他相当叛逆,每天都在玩音乐,因此看到周杰伦的成就格外有感触,「我爸现在可能也发现,我有浪漫的基因吧!浪漫的人创业不是在想赚多少,是想成就一个什幺东西才去创业,所以我才会去做品牌。」

许佳鸣(左)父亲许智仁(中)创立的祥弘集团,年代工6千万双鞋,在製鞋业居一席之地。

2007年许佳鸣回家接班,负责建设集团东莞厂,没想到碰上金融风暴,中国台商倒的倒、逃的逃,「那是最谷底的时候,我爸说你傻瓜吗?千万不要来。」

此时,10年外商银行培养出的胆识与全球视野派上用场。许佳鸣认为,接单代工虽然轻鬆,但缺乏自主性且易受国际情势波动,不想逐水草(成本)而居,自创品牌就是改变命运的道路。

但台湾内需市场太小,中国市场潜规则多,容易水土不服,考量日本离台湾不远,且对全亚洲文化输出的影响力,有机会吸引欧美市场注意,让许佳鸣决定从日本出发,「我爸听到我想进军日本、美国有点傻眼,这对他来说太疯狂,他认为中国内销好好做就好啦!但我告诉他,在华尔街有钱的银行家面前,我都可以说得上话了,不走全球化,最后一定有瓶颈。」

2011年,许佳鸣将EVA一体成形输出的鞋壳,改良成更流行的外观,同时保留了轻量、除臭与穿脱方便的特质,以及可随喜好变换内层袜套,一举拿下该年东京国际礼品展的银赏奖。

驰绿曾因鞋子的毛边没收乾净,遭日本伊势丹百货下架,让驰绿更重视品管。图为员工修整鞋面。(许佳鸣提供)

银赏奖的肯定让坚持挑战百货通路的许佳鸣,首年就卖进伊势丹百货,但日方对品管要求严格,第一週就因鞋子毛边没收乾净接到2起客诉,立刻遭伊势丹在全日本20家连锁店下架,「那批货出了5万双,损失了1,000多万元。」

第一战出师不利,让父亲许智仁气得召集东莞厂内所有干部,在工厂广场上将被退货的五万双鞋全部烧掉。许佳鸣苦笑,「那时候非常悲痛,我父亲的性格也很刚烈,他认为后端做出这样的东西,才让前线打拚的人很丢脸,那场火足足烧了3天才烧完。」

正因日方严苛的要求,重新调整品管后,驰绿当年即在日本热卖10万双鞋,5年内更卖出1,000万双鞋,「袜套是可以抽出来变换颜色的,加上日本人进出常需要脱鞋子,穿脱方便很重要,所以很受喜爱,到日本的第一年就卖了10万双,在日本的国外品牌中,没有人第一年有这样的成绩。」

站稳日本市场后,许佳鸣(前)今年把重心放在美国市场上。

目前祥弘集团自有品牌的产量只有60分之一,但营收却占了10分之一。2017年,驰绿将瞄準美国市场,目标卖进美国前十名如比佛利山庄或名人聚集的精品店。

许佳鸣认为,美、欧、日、中是全球最重要四大市场,尤其美国是一个品牌能否打响国际知名度的关键。而驰绿从日本出发、瞄準全球的经营模式,也吸引日本最大运动童鞋品牌「瞬足」,及日本休闲鞋品牌RegettaCanoe,将海外经营权交给驰绿操盘。

现在全球5大洲、60多国都有驰绿的经销商,许佳鸣形容:「自创品牌很像在黑夜起雾的森林里前进,有时会踩到一些地雷,但你不能害怕,还要跟员工说:没问题,跟我来。」

新加坡政府也曾向驰绿招手,开出5年免税优惠,盼驰绿落地成为新加坡品牌。许佳鸣说:「免税诱惑很难抗拒,但我父亲长年在海外漂流,他心想最后他的事业一定要回到台湾,我们都帮人家代工这幺久,如果有机会在台湾做自己的品牌,感觉是不一样的。」

后记:接班接起缺席的亲情

许佳鸣高中时因想当音乐家,和父亲许智仁闹革命的往事,是我们採访许智仁时他主动透露。他不好意思地说:「Wilson(许佳鸣)是非常聪明的孩子。那时我不够开明,如果是现在,我可能会跟他说,去去去,去做你想做的事。」

听到我们转述父亲的告白,许佳鸣相当惊讶地说:「真的吗?」他楞了一下笑说,因父亲1年超过300天都在海外打拚,小时候过年跟妈妈到广州探望父亲时,只觉得又冷又无聊,心想应该一辈子不会来中国。现在一起工作、1週还能讲到一次话,反而是父子人生中相处频率最高的时候。许佳鸣回家接班, 意外接起的是父亲长年缺席的亲情。

许佳鸣小档案 年龄:40岁(1976年生) 家庭:已婚休闲:阅读现职:驰绿国际创办人暨执行长学历:文化大学企管研究所重要经历:花旗银行策略分析员、副总裁座右铭:勇敢探索,不断前进经营理念:人、团队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