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泉州是台灣汉族同胞的主要祖籍地,与台灣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关係。只要踏上原乡,不经意间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。着名台灣史学者汤锦台先生的《开启台灣第一人——郑芝龙传》,在这里就解开了一道悬而不解之谜…… 

  汤锦台先生是新世纪以来声名鹊起的台灣史专家。从2000年至2005年,他接连推出三部着作《大航海时代的台灣》、《开启台灣第一人郑芝龙》、《闽南人的海上世纪》。在这些书中,他以宽广的世界视际,流畅通俗的笔法,描述闽台渊源、闽南历史与闽南豪杰,徵引资料丰富、史识新颖独到,让人读之耳目一新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作者与汤锦台 

  汤锦台是台灣苗栗人,祖籍广东蕉岭,虽为传统意义上的客家人,但他对闽南文化的发祥地泉州却情有独锺。他的三部着作,泉州论述佔了大半。诚如他在《闽南人的海上世纪》末节《再造辉煌还是流入历史记忆之中》所言:“从宋朝开始,住在福建南部的泉州人,逐渐取代当时活跃海上的广东商人,积极南下南海诸国与东来的印度人、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建立了密切的海上贸易联络,打开了闽南地区与印度和阿拉伯世界,甚至是与非洲东岸的远洋交流。回顾从十世纪初闽国在福建短暂立国,泉州开始招徕‘海中蛮夷商贾’,闽南之人以大海为依託,梯航各国,一路走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……他们与创造了地中海文明的腓尼基人、威尼斯人,印度洋文明的印度人、阿拉伯人,大西洋文明的葡萄牙人、西班牙人、荷兰人及英国人一样,有其无可取代的历史地位。” 

  洋洋洒洒的文字背后,透出的是艰辛的汗水与心血。为了写作这三本书,他每天睡眠仅五个小时,笔耕不辍,还曾数度远涉重洋,从寓居地美国纽约前来泉州蒐集资料,会友论道。 

  我是经厦门大学邓孔昭教授介绍与汤先生结识的。2000年夏,汤先生应厦大台研所之邀前来参加学术会议,其时他正着手写作《大航海时代的台灣》,拟于会后赴泉州,邓教授致电请我接应。我与汤先生一见如故,相谈甚契。他告诉我,他早在1973年就来过泉州,那时他作为国家邀请的首批留美台灣青年前来大陆访问,有机会到北京、上海、福建等地参观,他拍了不少泉州老城的幻灯片,至今还放在纽约的家中。他説起当时泉州的情形,让我这位后来者也心生好奇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《闽南海上帝国》 汤锦台着 

  汤先生只在泉州呆两天,我陪他参观了开元寺、海交馆、天后宫、圣墓等处,并引荐海交馆馆长王连茂、郑成功学术研究会副会长黄夏莹、泉州学研究员林少川等人同他会面交流。次年初,汤先生的力作《大航海时代的台灣》由城邦出版社出版,台灣着名学者许倬云、张炎宪、魏萼等人都撰文推介。该书一经面世即广受关注与好评,并荣获当年《中国时报》评定的“台灣十大好书”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天后宫 

  当年底,我和汤先生都应邀参加在厦门举办的“海峡两岸首届闽南文化研讨会”,汤先生亲笔签名赠书于我。在作者序言中,他对我所提供的热情帮助表达真诚感谢。 

  2002年,汤先生再接再厉,着手写作《开启台灣第一人郑芝龙》。在他看来,写一本综述郑芝龙一生的传记,一是以之填补空白,提供他和他的时代同台灣早期历史发展的关係脉络;二是透过他来了解早期闽南係汉人的活动特徵;三是用以传诵传统上不受史家重视的民间海上活动人物,给予更多正面评价。当年春,汤先生再次前来泉州,我们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开元寺 

  我们把考察重点放在开元寺。据我理解,现时泉州能够直接串连郑芝龙的史迹故事,首推开元寺。在万曆年间,泉州曾发生两次大地震,开元寺几成废墟,郑芝龙接受朝廷招抚,凭藉控制台海、交通中外所积累的巨大财力,重新兴建了开元寺。现今开元寺的规制、格局,即是郑芝龙留下的宝贵遗産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弘一法师纪念馆 

  我们在寺庙驻足良久,汤先生将许多细节,一一摄入数码相机中。阳春四月,时当晌午,天气闷热难奈。本该回酒店吃饭午休了,这时我忽然想起,郑芝龙建开元寺所铸的一樽香炉,此时放置在新建的泉州宗教文化博物馆,我们还未看。如果此时就离开未免遗憾,于是我领着他,不顾汗湿衣衫,坚持走完最后一站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《弘一法师》  吴荣华作 

  作法师造像鸠衣百结,衣纹起皱粗砺,连柱着的拐杖都像长满树瘤的枯枝,形象地体现了法师颠沛沧桑的内心煎熬。整个雕塑略显瘦长,枯寂沉静又暗含动势,似乎述説着法师动蕩艰忍的人生旅途,法相静穆端严慈悲恬淡,昭示着法师经历过生命的坎途,以佛法自如并济世渡人的动人境界。 

  汤先生看到这樽香炉立时兴奋起来,因为这里可以找到郑芝龙建开元寺的直接物证。他细细打量着香炉,逐字逐句读着上面的铭文。读完落款后他问我,这香炉的两个督造官之一的施福是谁?我説,我看过的史料有两种説法,一説是施瑯的叔父,一説是施瑯的族叔,有的史料把他称为施天福。郑芝龙曾派他守仙霞关拒清兵,后来随郑降清。 

解开一道不解之谜

  开元寺门联 朱熹撰     弘一法师书 

  汤先生沉默一会,忽作恍然大悟状:十几年前,我看过一本荷兰人写的史料,説荷兰人派专人与郑芝龙打交道,要通过郑妈黄氏和一位sijloya,我一直思考不出,这位sijloya是什幺人?现在看来,应是这位施福。一个是他的姓用闽南话读作“si”,再一个他受命督造香炉,可看出深受郑芝龙的信任。有道是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汤先生的走近香炉,剎那间解开一道悬而未解之谜,是全然出于巧合,还是冥冥之中天意所使?后来,他把这个发现写进《郑芝龙》一书中。 

  每当有台灣学者前来开元寺,我总要讲述这个生动有趣的故事,希望他们也能在泉州有一些意外的发现! 作者:王伟明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