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大环境不重视时,设计师们,你们想去哪里工作?

台湾大环境不重视时,设计师们,你们想去哪里工作?

上星期到上海参加了 2013 年的 User Friendly 大会,这是 UXPA 中国举办的第十届用户体验行业大会,每一年参加的人数都不断增加、规模也一年比一年大。 UXPA  原本是国外的组织。作为分支的「UXPA 中国」因为累积了十年的能量以及许多企业的强力推广与赞助,因此邀请了许多国外知名的讲者如 Donald Norman、 Jesse James Garrett、Josh Clark 和 Paul Adams 等。这次参加的人数甚至超越了国外的 UXPA 活动,多数都是来自中国大型企业的中高阶主管、UX/UI 设计师。台湾这次则是有 40 几位的与会者,这要感谢 悠识数位 HPX 每年义务的揪团和宣传,让台湾的设计界朋友们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活动。

有些朋友可能不知道为什幺设计师要去参加 UXPA 的活动,这是因为使用者经验跟设计息息相关,无论你是平面设计、视觉设计、互动设计、多媒体设计、介面设计、工业设计、网站设计,或是企划人员、产品经理、行销人员、研发工程师甚至中高阶主管,应该都会牵涉到使用者经验。举例来说,一个消费者从看到一个商品的广告开始,到店面或线上购买商品,拿到商品之后开箱的感受,将商品组装并使用的过程,以及利用该商品产出结果的感受,一直到商品的售后服务等,这一连串跟使用者的接触点都是使用经验的一部分,每个环节都需要被设计。

因为在业界的关係,这几年我们看到许多优秀的设计师朋友们往中国发展,主要的原因有几个:

在这次出差的过程中,我们到了深圳和上海拜访了一些正在大陆工作的朋友们,有的已经在那里工作了 3~4 年,目前都已经是身居设计部门的要职,带领着数十位甚至上百的设计团队。若不是在台湾有家庭小孩,我不知道有什幺理由不去中国发展,就像台湾南部的人北上工作、美国人到香港工作一样自然。毕竟工作最终的目的在赚钱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更好,当然工作的成就感和国际观也是重要的考量。

那台湾的设计产业怎幺办?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。台湾的 IT 产业会落到这个地步,就是因为太着重于追求短期利益,摆脱不了 ODM 和 OEM 的代工思维,缺乏创新与创意,却将降低成本当做主要的优势。

这次研讨会期间有幸与 Donald Norman 和前美国 UPA 主席陈先生谈论到台湾要如何面对产业升级和人才出走的挑战,这当然是个难题,不过 Donald 的一句话却让我印象深刻:「If you want to build a brand, you won't get it done by building another laptop. Try to find the excitement, inside or outside.」意思就是说要做品牌就不要再做一些大家都在做的产品了,找到一些让自己也会让使用者兴奋的点,创造新的产品价值和体验。而设计人才的教育也是一个大问题,许多学校的设计教育和业界的需求根本搭不起来。

台湾大环境不重视时,设计师们,你们想去哪里工作? 但台湾的学界还是有少数的设计系教授跟业界走的比较近,能够教导学生利用设计思维和 UCD 的方式做创新。例如这次带领台科大和政大学生参加中国用户体验大赛的  唐玄辉 教授,他们这次的设计作品 HearMe 从 282 个团队中脱颖而出,获得本次大赛金奖,实属不易。这其中没有侥倖、没有政治,而是扎扎实实的观察与访谈使用者、找到使用者需求、解决问题,并以最适当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设计流程。台湾大环境不重视时,设计师们,你们想去哪里工作?高兴之余,也同时忧心这些优秀的台湾同学,毕业之后会不会留在台湾工作?但是我知道他们刚毕业留在台湾做设计的出路一定没有比较好。主要的原因可能是: 因此有机会的话,我还是很鼓励优秀的 UX/UI 设计师往对岸发展,毕竟这也是累积工作经验和财富的好方法之一。对于想去中国发展的设计师们,我有一些建议: 最近也常常听到各种媒体在讨论台湾的优势是什幺,例如有人情味、工作勤劳有责任感、国民素质高等等,这些特质和文化是无法被取代的。但是在企业的获利、专业能力、国家竞争力方面是需要靠政府、学校、企业、民间组织不断地创新和进步,才能保持一定的竞争优势。 而在这次大会中,我看到中国夹带着庞大的内需市场,处处充满机会,人们的眼神中个个充满希望和竞争感,他们在快速成长和学习,如果我们不持续创新,现在表面上的优势并无法维持太久。 但我们不能再拿台湾市场小当藉口,认为台湾已经没有机会。身处在台湾的设计产业,我们仍觉得处处有希望,有很多人和组织一直不断为这个产业努力,因为还是有许多方面可以用设计来让这片土地更好,像是政府的行政流程与服务、观光旅游服务、企业创新转型、金融服务、消费体验等,都还有待我们一起努力。

相关推荐